整理笔记 | “黑天鹅”事件后 BCHSV的逆风之路

GGBTC中文...

原创

04-16

4月15日,币安官方公告,币安决定于4月22日18:00停止交易并下架BCHSV。停止交易后,所有挂单会被自动撤除,并关闭提现功能。


公告发布,一石惊起千层浪。


BCHSV短时迅速下跌至62.63 USDT,24小时跌幅10.31%;BCH短时拉升至321.49 USDT,24小时涨幅15.31%。


从宣布下架到最终决定执行,币安只用了不到48小时时间,显然无论是持币者还是期货玩家都没有预想到BCHSV“黑天鹅”的发生,损失惨重。


据悉,自此BCHSV下架事件缘起推特。


社交平台上,澳本聪数次拿出各种所谓的证据试图证明自己就是中本聪,而此举引发了推特抵制“澳本聪”的话题,以及整个加密社区的讨伐,赵长鹏、李启威也参与其中,赵长鹏当时声称,如果澳本聪再继续无病呻吟,就将BCHSV下架币安。


而4月15日的公告无疑就是澳本聪事件发酵后,币安给出的最终态度。



关于此次BCHSV“黑天鹅”事件

GGBTC作出以下声明:


首先。


开放态度,GGBTC并不站队任何一方,我们认为真正的数字货币是自由的。


GGBTC信奉自由主义的市场价值观,我们相信市场会最终甄别出有价值的币种,因此将奉行自由市场选择原则,并致力于打造一个真正自由的通证经济时代。


GGBTC持开放态度,欢迎所有有志之士参与到区块链和通证经济的未来建设中,携手往更积极的方向快速进化。未来世界很有可能出现自治体系代替公司的趋势,如果这种形式出现,我们希望可以成为引领者。



其次。


精神大于价值,BTC走到今天,无论谁是中本聪已经不重要了。


如果你认真阅读过BTC的论文,你会发现BTC的参考文献都来源于90年代初期密码叛客运动里的专案,而知道这些专案的人实在不多,所以,在当时那个圈子里某个人可能就是中本聪。


而中本聪到底是谁,如果你把这问题发到BTC论坛社群里,你所换到的不会是猜想和假设,而是一个奇妙的回答:


『如果中本聪想保持匿名,我们就让他匿名吧。』


这也是GGBTC对最近澳本聪事件的回答。


算力之争、利益之争、分叉之争甚嚣尘上之后,我们所坚信的BTC是一种利用网路的创新,是一种转移信任的共识,是一种对现有制度的反叛,是一种用技术改变世界的热情…


所以,真假中本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BTC精神的延续,因为有了精神,才有GGBTC以及这个行业所有开创者的义无反顾。



最后。


正本溯源,GGBTC推动交易所回归到最原本的价值交互,我们致力于保护用户,服务所有价值资产的自由流通。


回归交易平台坚固、易用、透明的刚需,GGBTC所坚守的初心是中立服务者的角色,打造正常有序的交易环境,让每个持币用户都能在平台上公平、公正地进行交易,守护用户的每一笔资产。


我们愿意支持区块链世界平等自由,支持各类通证及其社区发展,包括支持“黑天鹅”事件后,BCHSV社区的长远发展。


基于此,考虑到BCHSV目前的流通量、持币人数,以及市场占比,基于对数字货币自由流通、持币用户利益的捍卫——


GGBTC宣布:将于北京时间2019年4月20日16:00上线BCHSV,并开通BCHSV/BTC 交易对。


GGBTC全球万有引力交易所(Global  Gravitation Bitcoin)GGBTC是一家全球化综合交易平台,提供币币交易,期货合约,融资融币,场外交易等多样化的系统功能;同时GGBTC作为专业的数字货币交易平台,我们一直致力于数字货币的发展,成倍增加数字货币市场的活力,希望能为整个数字货币市场的繁荣发展贡献出我们的一份力量。


关于BCHSV


币安下架BCHSV在即,放哥带大家结合五个关键点对其进行一次项目解读,并一起从中审视有可能出现的投资机会和风险:



01算力大战


BCH是比特币的分叉币之一,旨在解决因比特币区块容量较小而导致交易效率较低的问题。


2017年8月份,在一些技术人员、大型矿主和比特币持有者的支持下,BCH作为比特币的分叉币应运而生。


2018年11月15日,“澳本聪”和吴忌寒所代表的阵营展开激烈的算力大战,BCH再度完成了一次硬分叉,abc链和sv链,一个币变成两个币,至此有了今天的BCHSV——恢复比特币原始协议、保持其稳定性和允许其大规模扩容。


截止今天,BCH的算力为2.4EH/s,BCHSV的算力为671.6PH/s,注:1EH/s=1000PH/s,也就是说现在BCH的算力是BCHSV算力的3倍多,同时, BCH的价格是BCHSV的四倍左右。


02
原教旨主义派



Bitcoin SV的方案以回归中本聪原本愿景为旗号,被大家称为“原教旨主义派”。


他们认为BCH作为货币,底层协议应尽量保持稳定,不应为了上层应用或需求而去修改操作码这种底层协议,同时认为中本聪已经为BTC设计了足以承担世界货币功能的底层框架(包括图灵完备的脚本),BCH只需要在上层做开发即可实现世界货币的目标。


并且认为只有稳定的协议才能吸引应用和企业,甚至主张BCH恢复到最初版本的比特币协议,并锁定该协议。


简单来说澳本聪理想中的比特币现金只需要在BTC的基础上做区块扩容,其它的能不改就不改。




03
世界上最大的区块


BCHSV采用了非常激进的扩容策略,若是在碰撞需求时,BCH不能提供同一等级的区块能力,大区块可能会成为BCHSV的竞争优势。


“黑天鹅”事件之前,4月的BCHSV接连见证了两个128MB区块从其网络中成功挖出,这是从公链上挖出的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区块。


首个巨型区块于2019年3月30日由nChain旗下的BMG Pool挖出;仅一天后,在3月31日,第二个128MB区块便由企业家卡尔文·艾尔(Calvin Ayre)创办的CoinGeek Mining挖出。


128MB区块值得关注的一大原因在于:每名矿工每笔成功交易可获得1.279BCHSV的交易费,这便在正常的12.5BSV区块奖励之上为矿工带来了10%以上的额外收入。


这证明了大规模链上扩容如何在一个区块中实现更多(具有不同数据类型和不同费用水平)的交易,从而为矿工带来更多的收入。



要知道,比特币区块奖励每4年减半,明年将再次出现减半,届时,区块奖励将从12.5减至6.25个币。


为了保持挖矿的盈利性并维持网络稳定,比特币经济模式要求矿工逐步赚取更多交易费以弥补持续减少的区块奖励值,而这样的经济模式注定只有通过较大区块才能实现,以确保比特币的长期成功。


除此之外,其他利好面还有:超过50家交易所现已交易BCHSV。众多钱包提供商已宣布完全支持BCHSV,包括用户友好和广受欢迎的CashPay、Centbee、HandCash、hivr和Pixel Wallet,顶级的比特币应用Keyport TV、Money Button、Yours.org和其他更多应用已完全转向BCHSV。


04
200-400 万 TPS 峰值


如果BCHSV真的无限扩容,能够运行BCHSV节点的只有商业公司的计算机集群,普通用户和矿工很可能会被彻底被淘汰出局。


澳本聪也曾经在推特上发文称BCHSV两年后的目标是200-400 万 TPS 峰值,SV 区块收益超过 50 万,这个数量级只有商业公司能承载。


05
非常高的潜在的风险成本



澳本聪说企业使用BCHSV的原因是成本更低,真的如此吗?


澳本聪所说的成本低主要指的BCHSV链上低廉的费用,这没错,但忽略了非常高的潜在的风险成本:

1)企业选择BCHSV必须面临两个问题:一是小算力风险、二是潜在漏洞。

2)在BCHSV成为第一公链之前,这两个问题是非常严重的,所以把BCHSV当作生产力工具的企业必须做灾备、投入算力维护、做安全审计等,这不可能比使用现有方案成本更低。


最后。


比特币要减半了,挖矿所得越来越少,提高链上交易数量是关系生死存亡的大事。


不管是BCH的虫洞、DSV、雪崩等,还是BCHSV的企业应用等,应该说最终目的都是为了获得更多用户,提高链上交易数量。


理念不同,不存在道德上的好与坏,各自好好建设自己吧。


Comments

币火

文章写的太好好了!很专业!👍👍👍👍
04-20

Recommend to Read

关注
关注

李易周私享会

原创

08-13

关注

碳链价值

原创

08-13

关注

闪电

原创 首发

08-15

关注
关注

李易周私享会

原创

07-30

关注

GGBTC中文社区

原创

08-16

关注

即刻

3 hrs ago

关注

李易周私享会

原创

08-14

关注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