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你可以通过侧链和跨链改善MakerDAO呢?
链圈大师兄

04月23日 11:51

Follow

「312」暴跌的惨烈对于行业参与者的影响,无需赘述,直到一个月后的今天,依然有人在复盘暴跌前后的各个市场数据,希望从这次历史单日跌幅第一的事件中,汲取经验。

暴跌带来的不仅是市场上的恐慌,不少此前被大家看好的焦点领域也因为暴跌而出现机制崩溃的现象,从而导致不可预计的情况,比如在 2019 年大火的 Defi 领域。

暴跌发生的同时,大量用户需要交易 ETH、ERC2O 代币,以及季度需求 USDT,导致以太坊网络发生拥堵,用户需要远高于平时交易的 Gas 手续费才能尽快得到矿工确认。数据显示,在以太坊网络拥堵最严重的时候,一笔交易的确认已经超过了一天。

而以太坊网络拥堵为其繁荣生态带来了连锁反应,尤其是 Defi。网络拥堵让包括 MakerDAO 在内的顶级去中心化应用的预言机完全失效,用户也无法补仓或者取出抵押品,甚至直到 3 月 13 日以太坊网络还在拥堵,让不少用户在 Maker 的清算拍卖中以 0DAI 获得了以太坊,因为只有一个人的报价被打包了。

网络拥堵解决方案

以太坊网络的拥堵并不是第一次出现,2017 年的谜链猫、2018 年的 Fomo3D 吸引了大量流量,都曾经让以太坊堵塞。主因在于,以太坊上还没有一个可行的扩展方案,而所有的应用全部基于以太坊这条链,所有的交易只能从以太坊一条链上通过,在容量有限的情况下,总会发生拥堵现象。

但以太坊的拥堵不是没有办法解决,相反,可选择性相当多,多支团队从 Layer 0、Layer 1 以及 Layer 2 上为以太坊提供了解决方案,侧链与跨链就是其中的一种。

一条侧链上只有一个应用,所有的链上资源只供这一个应用使用,与其他侧链、其他应用互不干扰。而当一条链资源已满时,还可以增加一条侧链,在跨链下进行交互,就好像一个网游里有多个服务器一样。

跨链与侧链的结合,曾经是 EOS 的愿景。号称百万 TPS 的 EOS 曾经寄托于增加 TPS 的方案就是侧链,大量的侧链联合 EOS 主链形成一条庞大的道路供用户通过,但是 EOS 的侧链生态并没有成形,仅有的几条侧链现在几乎已经没有声音,而所有的应用依旧在主网上,导致 EIDOS 的出现让 EOS 主网已经持续拥堵了 5 个月,新发布的 Voice 都不得不在一条侧链上试验。

那现在还有哪条项目在沿用侧链与跨链结合的方向吗?律动发现,刚刚上线测试网的 aelf 走的就是这条路线。

aelf 上的「MakerDAO」

aelf 的跨链,不同于跨链领域的明星 Cosmos 与 Polkadot,后二者采用的是中心化跨链,Cosmos 的每个跨链交互需要通过中心 hub,Polkadot 的每个跨链交互则需要通过中继链,但是 aelf 的跨链不需要中心,从某种意义上理解,aelf 是一种去中心化跨链。

在跨链过程中,aelf 用了一种名为「索引」的方式来实现链间通信,索引指的是一条链将数据传输给另一条链。于是,aelf 跨链的过程是:主链先向需要索引的侧链请求数据,侧链向主链传输数据信息,这一步为主链索引侧链;随后主链将信息验证处理完成,侧链再从主链请求数据,索引主链,主链将数据传输给侧链,这一步为侧链索引主链。通过两步索引,实现跨链。

在 Defi 依旧火热的当下,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如果在 aelf 上搭建一个 MakerDAO,会比以太坊上有哪些优势?我们姑且叫这个项目 MakerAELF。

首先,MakerAELF 是建立在 aelf 侧链,不会占用主链的资源。这条侧链上的所有资源都由 MakerAELF 项目方控制,主链上发生诸如堵塞等等意外状况,并不会影响 MakerAELF 链上活动。

我们假设 MakerAELF 上的稳定币取名为 FAI,通过超额抵押 ELF 铸成,用户利用 FAI 可以进行生息、借贷等操作。同样,一旦 ELF 的价格出现剧烈波动,FAI 也会出现 DAI 类似的情况,用户需要补充抵押物或者进行清算。在资源独立的 MakerAELF 侧链上,用户无需考虑主链情况,只要这条 MakerAELF 侧链不堵塞,用户的操作不会受到外界干扰。

而 MakerAELF 唯一会出现拥堵的情况,就是这条侧链的用户过多,导致网络堵塞。而在 aelf 网络跨链技术的前提下,MakerAELF 也已经完全不用担忧这个问题。

我们先用游戏举个例子,一款大型网络游戏,千万用户不可能全部都在一个服务器内进行操作,否则游戏体验极差。游戏内一定会有多个服务器共用户选择,在某一个服务器人数过多的情况下,用户会选择另一个服务器参与游戏。aelf 的跨链也可以这么理解。

在 MakerAELF 这条侧链已经不能容纳更多用户后,可以再启动另一条侧链,相当于启动一个新的服务器,两个服务器之间的联动依靠 aelf 的跨链技术。如果在旧链上的老用户希望在新侧链上操作,依然可以依靠 aelf 的跨链技术实现。

从测试网的效果上看,aelf 跨链转账已经实现,仅需要经过两次索引过程就可以完成。跨链资产在 MakerAELF 旧链的老用户,可以利用跨链将资产转移到新链上,在一个新服务器继续使用 MakerAELF。

当然,这些生态应用在 aelf 上还没有开发,一切还待有能力的开发者进入生态、开发生态。

为了吸引开发者,aelf 于 4 月 21 日至 6 月 9 日举办测试网轻型 DApp 训练赛活动,开发者可以在 aelf 测试网上开发 DApp,官方会选出最佳应用与优胜设计奖,分别奖励 2 万个 ELF 和 1.2 万 ELF。

aelf 的设计语言非常开放,开发者可以使用 C#、Python、Javascript、 Java、Golang、PHP 等语言开发,通过 aelf 的侧链与跨链技术,开发一些类似疫情追踪、公益信息记录等等当前热点 DApp,报名链接:

「312」暴跌的惨烈对于行业参与者的影响,无需赘述,直到一个月后的今天,依然有人在复盘暴跌前后的各个市场数据,希望从这次历史单日跌幅第一的事件中,汲取经验。

暴跌带来的不仅是市场上的恐慌,不少此前被大家看好的焦点领域也因为暴跌而出现机制崩溃的现象,从而导致不可预计的情况,比如在 2019 年大火的 Defi 领域。

暴跌发生的同时,大量用户需要交易 ETH、ERC2O 代币,以及季度需求 USDT,导致以太坊网络发生拥堵,用户需要远高于平时交易的 Gas 手续费才能尽快得到矿工确认。数据显示,在以太坊网络拥堵最严重的时候,一笔交易的确认已经超过了一天。

而以太坊网络拥堵为其繁荣生态带来了连锁反应,尤其是 Defi。网络拥堵让包括 MakerDAO 在内的顶级去中心化应用的预言机完全失效,用户也无法补仓或者取出抵押品,甚至直到 3 月 13 日以太坊网络还在拥堵,让不少用户在 Maker 的清算拍卖中以 0DAI 获得了以太坊,因为只有一个人的报价被打包了。

网络拥堵解决方案

以太坊网络的拥堵并不是第一次出现,2017 年的谜链猫、2018 年的 Fomo3D 吸引了大量流量,都曾经让以太坊堵塞。主因在于,以太坊上还没有一个可行的扩展方案,而所有的应用全部基于以太坊这条链,所有的交易只能从以太坊一条链上通过,在容量有限的情况下,总会发生拥堵现象。

但以太坊的拥堵不是没有办法解决,相反,可选择性相当多,多支团队从 Layer 0、Layer 1 以及 Layer 2 上为以太坊提供了解决方案,侧链与跨链就是其中的一种。

一条侧链上只有一个应用,所有的链上资源只供这一个应用使用,与其他侧链、其他应用互不干扰。而当一条链资源已满时,还可以增加一条侧链,在跨链下进行交互,就好像一个网游里有多个服务器一样。

跨链与侧链的结合,曾经是 EOS 的愿景。号称百万 TPS 的 EOS 曾经寄托于增加 TPS 的方案就是侧链,大量的侧链联合 EOS 主链形成一条庞大的道路供用户通过,但是 EOS 的侧链生态并没有成形,仅有的几条侧链现在几乎已经没有声音,而所有的应用依旧在主网上,导致 EIDOS 的出现让 EOS 主网已经持续拥堵了 5 个月,新发布的 Voice 都不得不在一条侧链上试验。

那现在还有哪条项目在沿用侧链与跨链结合的方向吗?律动发现,刚刚上线测试网的 aelf 走的就是这条路线。

aelf 上的「MakerDAO」

aelf 的跨链,不同于跨链领域的明星 Cosmos 与 Polkadot,后二者采用的是中心化跨链,Cosmos 的每个跨链交互需要通过中心 hub,Polkadot 的每个跨链交互则需要通过中继链,但是 aelf 的跨链不需要中心,从某种意义上理解,aelf 是一种去中心化跨链。

在跨链过程中,aelf 用了一种名为「索引」的方式来实现链间通信,索引指的是一条链将数据传输给另一条链。于是,aelf 跨链的过程是:主链先向需要索引的侧链请求数据,侧链向主链传输数据信息,这一步为主链索引侧链;随后主链将信息验证处理完成,侧链再从主链请求数据,索引主链,主链将数据传输给侧链,这一步为侧链索引主链。通过两步索引,实现跨链。

在 Defi 依旧火热的当下,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如果在 aelf 上搭建一个 MakerDAO,会比以太坊上有哪些优势?我们姑且叫这个项目 MakerAELF。

首先,MakerAELF 是建立在 aelf 侧链,不会占用主链的资源。这条侧链上的所有资源都由 MakerAELF 项目方控制,主链上发生诸如堵塞等等意外状况,并不会影响 MakerAELF 链上活动。

我们假设 MakerAELF 上的稳定币取名为 FAI,通过超额抵押 ELF 铸成,用户利用 FAI 可以进行生息、借贷等操作。同样,一旦 ELF 的价格出现剧烈波动,FAI 也会出现 DAI 类似的情况,用户需要补充抵押物或者进行清算。在资源独立的 MakerAELF 侧链上,用户无需考虑主链情况,只要这条 MakerAELF 侧链不堵塞,用户的操作不会受到外界干扰。

而 MakerAELF 唯一会出现拥堵的情况,就是这条侧链的用户过多,导致网络堵塞。而在 aelf 网络跨链技术的前提下,MakerAELF 也已经完全不用担忧这个问题。

我们先用游戏举个例子,一款大型网络游戏,千万用户不可能全部都在一个服务器内进行操作,否则游戏体验极差。游戏内一定会有多个服务器共用户选择,在某一个服务器人数过多的情况下,用户会选择另一个服务器参与游戏。aelf 的跨链也可以这么理解。

在 MakerAELF 这条侧链已经不能容纳更多用户后,可以再启动另一条侧链,相当于启动一个新的服务器,两个服务器之间的联动依靠 aelf 的跨链技术。如果在旧链上的老用户希望在新侧链上操作,依然可以依靠 aelf 的跨链技术实现。

从测试网的效果上看,aelf 跨链转账已经实现,仅需要经过两次索引过程就可以完成。跨链资产在 MakerAELF 旧链的老用户,可以利用跨链将资产转移到新链上,在一个新服务器继续使用 MakerAELF。

当然,这些生态应用在 aelf 上还没有开发,一切还待有能力的开发者进入生态、开发生态。

为了吸引开发者,aelf 于 4 月 21 日至 6 月 9 日举办测试网轻型 DApp 训练赛活动,开发者可以在 aelf 测试网上开发 DApp,官方会选出最佳应用与优胜设计奖,分别奖励 2 万个 ELF 和 1.2 万 ELF。

aelf 的设计语言非常开放,开发者可以使用 C#、Python、Javascript、 Java、Golang、PHP 等语言开发,通过 aelf 的侧链与跨链技术,开发一些类似疫情追踪、公益信息记录等等当前热点 DApp,报名链接是: 相关链接

就像智能手机生态一样,应用的丰富才会吸引更多的开发者与用户,区块链也一样,在技术完善的网络中,应用、开发者,以及用户才会聚集。以太坊、EOS 后,在 Cosmos 与 Polkadot 前实现跨链的 aelf,可以拥有怎样的应用生态呢?


就像智能手机生态一样,应用的丰富才会吸引更多的开发者与用户,区块链也一样,在技术完善的网络中,应用、开发者,以及用户才会聚集。以太坊、EOS 后,在 Cosmos 与 Polkadot 前实现跨链的 aelf,可以拥有怎样的应用生态呢?


694 views

2
Share

Comments

no comments

Recommend to Read

白话区块链

原创

07月01日 22:04

Follow
11077 Views
7
23
Share

好扑科技

06月23日 10:49

Follow
500 Views
Comment
1
Share

比特派Bitpie

原创

06月24日 11:25

Follow
633 Views
Comment
27
Share

雪儿小姐姐

06月11日 09:58

Follow
544 Views
Comment
1
Share

NEST爱好者

05月18日 14:15

Follow
1
20
Share

币赢网Coinw

原创

06月19日 18:20

Follow
724 Views
Comment
1
Share

OKEX官方

原创

06月10日 15:48

Follow
859 Views
Comment
14
Share

雪儿小姐姐

06月21日 17:51

Follow
1361 Views
Comment
1
Share

真本聪RealSatoshi

原创

06月25日 18:15

Follow
10043 Views
Comment
21
Share

知矿大学

原创

06月11日 17:21

Follow
4202 Views
4
24
Share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