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资本郭杨:熊市下开会的盛况,让我已经在感受春天了

哔哔News

原创

03-21


3.13日下午,元元的微信朋友圈被上海嘉定的区块链技术应用峰会刷屏了,会议现场坐无缺席,人潮不断,还有人说堵的门口都没法走动。

 

Wenzhou Capital合伙人郭杨激动地说除了牛市开会,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这样的景象了,他说我已经在感受春天了!

 

今天来哔哔大咖秀做客的是Wenzhou Capital合伙人郭杨,一个来温州创业做了上海女婿的北京人。


说起自己的投资理念,郭杨认为技术落地还是要用场景化应用来支撑,那么寻找这个出路最快的办法就是和产业平台合作。


想知道投资方对成人产业怎么看吗,想知道今年种韭众菜们该怎么投资吗?接着看下去(以下来自哔哔大咖秀的直播整理)

 

 

元元:我们先让嘉宾和大家打个招呼,简单的介绍下自己吧。


郭杨:各位朋友们大家晚上好~我是Wenzhou Capital合伙人郭杨,85后,在区块链圈子里已经算老人了,水瓶座。

 

非常感谢元元的邀请,很高兴和大家在哔哔大咖秀交流!

 

元元:郭杨大大是哪里人呢?怎么会离开家乡的?


郭杨:我是一个老北京,现在出去很多朋友都以为我是温州人,可能是在温州创业待久了的缘故吧。

 

离开家乡,感觉还说不上。我这不是一直也没离开中国嘛,相比那些主要市场在海外的朋友们来说,我这不算离开家乡。

 

严格意义上说,我还是上海女婿~喜欢吃上海菜也喜欢江浙沪,觉得待着舒服。


对于发展轨迹而言,追逐新技术,哪里政策好,就要在哪里,老祖宗们告诉咱不要逆水行舟。

 

另外我有一点小毛病,喜欢投缘份,天时地利人和,和对的人合作,会有趣很多。

 

元元:创业前做过什么工作?


郭杨:现在我多了一个身份是上海创飞集团的联合创始人。最早进入社会还是上大学的时候,做系统工程师,在人民银行总行的项目里。

 

毕业以后误打误撞进了广告圈,也收获了一些小成绩,后来在新三板挂牌的企业里管品牌中心。

 

从业之初,有幸带着一汽大众获得了国内广告最高奖项--长城奖。大学的时候考了ccnp ,这可能也是我现在对技术一直感兴趣的原因。

 

我进区块链圈子创业前,曾经在互联网时代创业过。那时候我算不上幸运儿,整个创业经历讲起来更像一个互联网创业大潮的缩影。


几年来和朋友一起做过集团内部孵化项目,正赶上创业潮拿了几轮投资。后来做过顾问公司,占别人股份、收服务费,专门服务天使到B轮公司。


投资过互联网服饰潮牌,最后噱头拗不过现金流,大风褪去便死掉了。群里有一些小伙伴,就是我做顾问公司的时候结识的。

 

元元:这些工作和你进去区块链行业有什么关系吗?


郭杨:和区块链结缘也是因为当时做的顾问公司和我现在温州的搭档有合作关系,那时候还是传统投资项目。

 

我们在温州的投资覆盖房地产、酒店、电商、保健品等等。值得一提的是,我温州的几位搭档还是很不错的,都是跨时代的大佬,早期还投资过鱼池 F2pool。

 

后来在我加入温州这个集团,做区块链项目的深度孵化中,也用到了不少自己的方法论,这些经验也都是创业积累所得。

 

元元:你现在平常主要工作内容是什么?


郭杨:其实这个圈子做投资挺辛苦,工作内容算是比较杂的。整体上来看,两方面,一方面是为了眼下赚钱,另一方面是为了以后赚钱。

 

组织资源一向是我比较擅长的,比如眼下就在为今年产业赋能做打算,聚合产业资源,帮助靠谱项目落地。

 

元元:之前好多大佬都说每天工作25小时。


郭杨:差不多,到处飞到处跑,每天工作25小时,全年基本无休。

 

元元:感觉你是性格比较直爽的人,你喜欢和什么样的人交朋友呢?


郭杨:长得漂亮的人都喜欢~哈哈,开个玩笑。我毕竟是北方人嘛,虽然在南方打拼几年,有些骨子里的东西是丢不掉的。

 

不过说实话,在北方人里,北京算是一个比较逗比的地方,要不葛优瘫哪来的。

 

我喜欢和我比较像的人交朋友,直爽、正能量会省掉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所以这也是我交友和择友的基础,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懒。

 

有时候直爽不等于傻,只有经历了才知道“直”的价值。另外一方面还得对自己有数,毕竟大家还都喜欢交一个有自知之明的朋友。

 

我个人交友的小爱好,喜欢有趣的朋友,毕竟谁不喜欢万里挑一呢?若是万里挑一,还能一起玩一起赚钱,多开心。

 

元元:平时用得最频繁的APP是哪个?主要用来了解什么?最近最关注的话题是什么呢?可以和粉丝们分享一下。


郭杨:这个问题问得好,我有一个史诗级答案,最频繁的是用微信。


用微信的话就是连接人连接社会嘛,接下来排的除了交易所、钱包和股票软件以外,抖音、飞猪、王者荣耀。

 

感觉比较火的APP都会用一些。估计这群里大部分人都没有我用旅行软件用的多,从昨天到现在我已经换了四次地方了。

 

苏州、上海、杭州、上海~有时候跑多了地方,偶尔会忘了自己在哪个城市。

 

最近关注的话题是今年的风口方向。


目前我个人抓产业合作比较多一些,毕竟技术落地还是要用场景化应用来支撑,那么寻找这个出路最快的办法就是和产业平台合作。

 

元元:粉丝们都喜欢听听故事,你曾经做过做好的投资是什么?收益怎么样?


郭杨:最好的还是去年策划EOS温州那一次,虽然时间不短了,但那一次进场带了一波现象级。

 

元元:现象级?


郭杨:现在想想也挺有意思,开始喊温州老板进场是因为EOS,后来到社区、交易所聊天室处处都在喊温州老板进场了,我和身边的几位温州伙伴都是一脸懵b。

 

你们那时候应该也经常看到别人说xxx项目温州老板进场了坐等拉盘一类的话吧,当然前提是一年以上的老韭菜。

 

没到一年的,我只能说这场战役和1999年的战役一样,大部分人失去了记忆不好开口提。


后来,我们看着李逵李鬼都来了,再不做点什么,万一大跌,我们肯定就要背黑锅了,我们才在新加坡注册了Wenzhou Capital。

 

元元:在新加坡注册的?


郭杨:没辙,在温州你讲高大上的品牌理念,一时半会是没人听信的。所以只有到那个寸劲儿了再去做。

 

其实,EOS那一次我们是技术投资的心态,并没想着搞什么“温州老板进场”,后来算下来,我们和参与的朋友基本都是几倍到二三十倍的收益。

 

一直想说在温州搞个节点,这样做产业升级、项目投资、都有通道。后来机制改来改去的,也没hold住。

 

这算是我在这个圈子最有意思的一回,“狸猫和太子”傻傻分不清楚。

 

元元:哪一年入圈的?是怎么进入区块链这个行业的呢?


郭杨:我进到这个圈子时间比较晚,15、16年的样子。不算是老司机,也不算嫩韭菜。

 

在和我温州搭档研究传统投资的时候,发现我们温州公司在区块链方面有很多沉淀,在12年左右就投资了矿池、矿机。

 

当时有个安全技术团队就在研究区块链技术,随着牛市来临一来二去也就开始投资项目,孵化项目。

 

团队的CEO也在这个群里,他们很厉害,大熊市项目融了一千多万。除了我,我的几位搭档都是老司机~

 

元元:寒冬对你的区块链投资信心有造成打击吗?


郭杨:并没有,估计今天在这里的朋友们也都有信心。另外我也像今天的题目一样,已经能感受到春天了。

 

元元:目前持仓哪些币?持仓最近会发生变动吗?


郭杨:主要是一些大币种,btc、eth、eos会多一些。今年热炒的ipfs filecoin也有持有。

 

我们的套利团队基本btc为主,另外,今年莱特币减半,几条拥抱监管和跑DApp的公链,我们也有在关注。

 

元元:当你转向投资区块链时身边的人是什么样的反应和看法?


郭杨:大多数人看不懂,到现在也是这样,有不少来找我探讨的。现在区块链污名化很严重,前不久某手机厂商大佬到杭州与我私会,还说我是搞传销了。

 

我一口老血没喷出来。别人不懂,天天看这个圈子割韭菜,咱们自己天天在圈子正能量pr,别人也看不明白呀。

 

是呀,有时候也在问自己,玩的这么“正”,快钱都被玩票的赚了,自己图什么。后来想想,做人还得正直。

 

元元:最惊心动魄的一次炒币经历是什么?最后结果怎么样了?


郭杨:去年大熊市都挺惊心动魄的,到现在还有没把币打过来的,不过看好的就是看好的,这时候靠的是信仰。

 

元元:信仰炒币?


郭杨:哈哈,我们是技术投资~

 

元元:对最近很火的IEO是什么看法?


郭杨:这几天IEO集中在上,肯定会带一波平台币的节奏。


IEO不是新玩法了,去年熊市开始不久引发的破发潮,就让身边不少朋友在研究直接挂交易所的可行性了。

 

IEO一直有问题的,最大的问题是交易所上项目的公信力问题,一旦出现信任危机,连交易所都会被消费。


当然如果这里有监管或合规方案,那就是另一番天地了。

 

要是IEO进入了恶性竞争,估计币圈末路,也就差不多了。

 

元元:Wenzhou Capital比较偏向于投资什么样的项目?有什么投资标准吗?


郭杨:在去年开放投资的时候,我们偏重技术型的项目。


特别是有传统领域结合点的,我们以往重视技术实用价值、看中团队做事态度和细分赛道熟悉程度。

 

今年的趋势,特别是产业基金下半年会有大作为,主体合规、股权方式、具备赋能价值、有造血能力会显得很重要。

 

元元:主体合规、股权方式、具备赋能价值、有造血能力会显得很重要。这些有顺序吗?


郭杨:主体合规、股权方式、这个是必备条件,具备赋能价值、有造血能力这两点是评估的重点。

 

元元:最近投资的一个项目是什么?做了什么布局吗?


郭杨:实际上我们这八九个月都在做孵化和新资源平台的搭建,上一个一级市场的项目可能要追溯到去年Q3了。

 

是北航的团队做的一个边缘计算的项目,边缘计算无论是在短期或是长期来看都具备很好的价值。


在机器资源过剩的时代,边缘存储、边缘计算都是很具备潜力的,另外就是觉得团队OK,具备大量相关经验。

 

元元:之前说Wenzhou Capital今年赛道主要考虑与产业融合大方向,特别是在物联网、5G方向具备结合能力、有应用价值的。可以具体说一下吗。

 

郭杨:是这样的,从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上半年,大家都在和政府对话,依托新技术着力搭建产业平台,这个势头相信大家从各方面的PR中都能看到。

 

而对于产业端而言,小到公司,大到行业,产业升级技术赋能的价值,就是开源节流。


无论是从公司角度的资金、商业生态、产品、公司运营结构还是政府角度节能增效、对行业的监管扶持上。

 

所以寻找应用价值会成为区块链的二次起跳点,而场景化就是入口

 

元元:之前采访的大佬都对平台币持有宽松良好的心态,你对平台币是什么样的看法?


郭杨:交易所作为币圈最刚需和最直接的产出环节,平台币自然是备受追捧的标的,新的玩法都跑不过这个环节。

 

所以平台币的发展会是相对好的。不过,它对交易平台的过度依赖,也使它存在一定的局限性和风险。


这一点不像稳定币,稳定币可以走出去,寻找更多的商业化场景。

 

元元:你有入手吗。


郭杨:有的,入手的必然是大所的。

 

元元:被称作第一个情色内容的Dapp 哈希宝贝上线不到 1 个月,在区块链行业引发一股风潮。你对区块链+成人产业是什么看法?会有投资的想法吗?


郭杨:说实话,这个赛道我挺喜欢的哈哈,哈希宝贝是一个EOS+IPFS项目,抢占了公链+IPFS的这个热点。

 

想必当初IPFS项目出现,很多人都会直接联想到哈希宝贝的这个产品。从技术发展的角度+成人产业这个赛道,在任何新技术发展初期都会博得大家的关注。

 

还记得九十年代初,曾经的三大门户页面下都是xxx.com一类的广告,所以老几样会一直驱动技术升级,具体那几样你们都懂 。


越是受到追捧的投资赛道,越要冷静看待问题。

 

我让身边的产品大牛评估过这个项目,还是有一些小问题的。当然,我们先不谈产品结构和目前的内容质量,这些个可以用时间来解决的问题。

 

作为深度关注成人产业的用户而言,这个还是能说点门道的。我们从落地的角度看,对于区块链+成人产业,不要钻技术的牛角尖。


新技术到被广泛认可还有很长的路,本质还是要回归体验的,直白点就是能不能让用户high。

 

体验很重要~相信这点大家都懂,在传统的图片、音频、短视频内容方式上用户的体验要求还是比较高的。


而在VR/AR和物联网构建的沉浸式体验上,用户的付费意愿可能会更高,这会从核心角度影响整个产品的生命周期。

 

几年前我做过一个VR项目的顾问,这个团队最早就是想搞一些诸如“虚拟女友”的VR产品出来。


所以说,宅男还是很厉害的,VR是最讲究沉浸感。

 

另外,从合规的角度看问题,区块链+成人产业是否最终还是个小众且局限的场景,它的核心市场在哪?

 

同时,在这个市场是否有必要去中心化,这个命题的结论,是非常值得期待的。


简单来说,大陆不让你搞成人产业,而东南亚明目张胆搞成人产业,又不一定需要用区块链~

 

所以,很可能还是一个小众的玩意儿,当然不是说这个市场不行,小众玩好了是高净值,这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元元:投区块链项目现在遇到过最多的问题是什么?你们是如何进行风险控制的?


郭杨:合规、合理,可能会是在接下来的半年、甚至一年会是困扰大多数资本进场的核心问题。

 

区块链每年的投资思路都在变,这也是之前一些采访,我说区块链的投资本质不在看项目,而是在看“时间”。

 

16、17年的ico,大家闭着眼投,只要在那个增长时间段,不过是多少倍的差异。


18年的大熊市,ico凉了,再靠谱的项目要么上交易所破发,要么一直延期打币、延期上所。

 

最核心的问题还都是因为“时间”,时间不同策略不同。

 

而今年,国内的大风口很可能在产业赋能,这是严格合规范围内的玩法,所以公司合规、股权方式进入就是基本的风控要求。

 

所以现在DD是很重要的一环。DD=尽职调查,对于17年左右投资,只要是项目能发出来,基本都能投,抢着投。

 

元元:区块链现在整体的投资收益怎么样?和牛市的时候比有什么变化?


郭杨:可以说原来的问题是怎么投,现在的问题会更往前一个环节。由于18年的熊市,我们的投资也受到了一定影响。


在目前的市场行情下,通过二级市场套利还是有比较稳定的收益的,不过相比牛市,那肯定是量级的差异。

 

元元:熊市下你们的整体投资策略有发生改变吗?做了什么样的调整。


郭杨:改变是必然的,策略出问题,方法再怎么优化也不如调整策略。熊市下我们一级市场基本停掉了,以二级市场套利为主。

 

同时,我们很早就在赌产业赋能这条路,从去年下半年就加强投后孵化以及战略资源整合。

 

对于今年产业+区块链,我们也是早有布局,无论是在温州本地还是在温州以外,比如上海。


相信这次我们在上海嘉定3月13号的峰会大家也有所关注。

 

接下来基于以创飞集团为代表的区块链配套服务商的模式,从产学研展用角度,通过产业孵化平台、研究院、产业基金、院校实验室、博物馆等形式进行整合。


项目落地、产业赋能、政府监管和扶持的三个角度痛点将迎刃而解。



上面这张照片是3.13峰会下午的会场照片,感觉除了牛市开会,很少能见到这么多人。


所以我说我已经在感受春天了。这种感觉老司机们应该都能体会,人潮不断,堵得门口走不动的感觉。

 

我也相信在今年的下半年,随着我们区块链配套服务商模式建设逐渐成熟,将会帮助更多的靠谱项目落地,也会给传统资金提供更好的投资入口。

 

 

元元:您预判2019年的数字货币行情将会怎样发展?


郭杨:今年数字货币市场会是见底上扬的一年,整体上会受2020年比特币减半影响。


同时今年莱特币减半、IPFS热点也都可能让行情产生受到影响。空气项目仍然难逃苟延残喘之势,不趁着热点拉一拉,只能消耗殆尽直至归零。

 

元元: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在决定是否投资的时候要关注项目的哪些要素?


郭杨:今年项目的头部效应只会有增无减,对于普通投资者而言我更建议大家持有能跑DApp的项目token,重点关注项目场景化应用的情况。

 

说白了 token的经济模型所承载的价值得兑现了!另外对散户老生常谈,大饼投资何时都不晚,远离杠杆.

 

如果非要购买一些增值产品,可以考虑到BEPAL钱包上购买BEPAL+数字资产增值服务,毕竟搭一搭大户的顺风车还是会靠谱一些的。

 

元元:目前市场整体低落,你觉得区块链行业的下一个机会在哪里?


郭杨:我认为今年“场景化应用“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转折点,技术投资冷静期过后的回暖期,不是单纯的触底反弹。

 

毕竟对于新技术的投资价值,能跨出去产生价值,且投入产出可量化,才具备规模化基础。感觉今天场景化这个关键词提了好多次~

 

的确今年这个词对于我们很重要,不论你是在这个行业里做什么角色。

 

元元:有对海外进行投资布局吗?主要覆盖什么国家?


郭杨:我们在海外主要是由战略合作方覆盖,特别是在韩国。

 

元元:你觉得区块链商业变现的关键是什么?实现区块链落地的核心是什么呢?


郭杨:单纯的币圈玩法就是做流通找接盘,本质上还是筹码套现。

 

对于产业赋能,首先是要靠谱,其次,产业结合的商业变现,关键和企业战略紧密相关,主要是开源和节流两个角度。

 

传统产业的区块链战略升级可以从五大维度挖掘:1、生态通证化;2、产品附加值;3、信息系统链化;4、组织结构共识化;5、资产(股权)通证化。

 

而在落地过程中遇到的核心问题,主要是围绕“场景化“三个字。

 

最近我和一些团队交流,有不少还是停留在方案阶段,普遍感觉比较缺乏在国内实施的、有实质成果的产业赋能案例。

 

另外,在与政府对话的过程中,也能感受到”场景化“是我们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这块如果大家有好的案例,能实质性解决产业层问题的,欢迎和我交流。

 

元元:你期待的未来区块链生态是什么样的?



郭杨:
首先我要创造一个概念给大家—— 单板理论,它是平行于木桶理论和长板理论的,大概视觉是这样的。


区块链思维带给我们一个全新的生产关系可能性,我称之为单板理论。即个人或企业只需要一个业务专长,其他能力与伙伴合作,通过例如智能合约的去信任手段共享收益。

 

目前而言它是长板理论的一种边缘化可能,也可能永远无法触及。这个永远无法触及的可能就像圆周率一样是在无限接近。

 

基于单板理论的企业组织架构,会让未来劳动组织形态会更轻量,生产组织会更有序,人和机器可以为共同的事业制造价值,最终形成一个系统化、高效的社会组织形态。


这可能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开端。

 

元元:你觉得现在区块链行业在数字金融领域存在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郭杨:最主要是污名问题,通证的价值承载能力是天然具备的属性,被发空气项目、肆意炒币的团队当作了割韭菜的工具,让原本很好的东西蒙上污名。

 

就像刚才说的,有时候我们在外面说自己是做区块链的,遇到不懂的人就会拿我们当搞传销的。


所以教育这条路一定要走,特别是区块链+金融,毕竟我们都不希望最后成了骗子集团的一份子。

 

元元:您对接下来一年行情走势及行业的发展是怎么判断的?熊市不易,给粉丝们一点投资建议吧~


郭杨:四句话

1、从应用价值出发;

2、大饼投资何时都不晚;

3、远离杠杆,佛系投资;

4、有实力的话今年还是要参与产业基金。

评论

暂无评论

推荐阅读

关注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