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团长我的“文”

豪自为之

原创

04-30

区块链内容平台的激励算法,让我想起了自己当年参加工作,遇到一个牛掰团长极端苛刻“好文”的往事,当段子分享给大家:

这里说的团长是“真”团长(不是写区块链日记那种“昵称”),称之为“A团长”吧,军队的特殊管理体制和家庭背景优势,造就了这位老兄对内独断专行、飞扬跋扈。

当时,我大学毕业不久在这个团服役,经常听A团长会上“做指示”,对部属常说的两句话:

我讲的每一句话,你们用心琢磨一下,都可以写一篇好文章!

我昨天在会上讲了*点内容,非常重要***,你给大家背诵一遍!

如果谁没有背诵出来,不客气,会接着开,别人坐着开会,没背出的人在会场站着开会。

就这样,A团长逼着大家养成了一个“习惯”,每次开会都认真做笔记,听他到底在讲啥,唯恐漏了;下次开会前,都会拿出一定时间复习一下,唯恐被提问到,到时回答不出来,丢人现眼,够牛掰吧?

比这更牛掰的是:在办公室,A的经常当着文件承办人(写文章的作者)的面,咆哮着发表一顿意见后,把“文件”从办公室的窗户扔出去,嘴里还骂着“写的什么玩意...”(A的办公室在办公楼顶层)。

文件起草者,或者承办者,当时心里有一万个草泥马,也只能灰溜溜的跑到办公楼下去“捡被扔出来的文件”

大家脑洞一下这场景,这TM是办公楼啊,来来往往的人群川流不息,其它办公室各种隔窗“偷笑”的眼神,作者绝对颜面扫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现在想想,都觉得“变态”。

当时,我在机关工作,每次起草文件,简直就是一次“语文”课练习,小心谨慎,字斟句酌;除了文章内容,尤其各种数据引用都要“反复核准”,确保“来源权威”,文章定稿前,自己要反复朗读几遍,这都还不放心,会再请同事帮着“阅读检查”,确认无误后才稍稍放心的逐级呈报(中间也免不了各种修改,惨不忍睹)。

即便这样,也难免会有被到办公楼前“捡”文件的经历(现在想起来,都觉磕碜啊...)

自己与A团长一起工作的这段经历,掐指一算,也都是15年之前的事情了。斗转星移,时光荏苒,很多事情早已“物是人非”。

后来,牛掰的A团长,以其“铁腕”管理手段,成绩斐然,获得晋升,仕途顺利;再后来,A在“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时竞争失败,并在此竞争中因行贿某“大老虎”事发,被判刑入狱,目前仍在服刑中...

抛开这些是是非非不谈,当年,A团长对部属写文章“极端苛刻”,虽然很多人心里当时无数次“草泥马”,但却无心插柳柳成荫,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

很多人奠定严谨的“公文写作”素养,在“高压”下养成了“打磨”文章习惯和工作态度;

很多人因为“写作”改变了“命运”,让写作成为竞争“加分项”,并走上了更广阔舞台;

时隔多年,偶尔与当时的“同事”聚会,聊起A团长当时极端苛刻的“好文”要求,大家既对当年“被高压”下的写作“刻意练习”心存感恩,也会心的发现:

其实,当时的“差文”标准,也很大程度由A团长“情绪”决定,有时源于权力竞争,有时源于利益绑定,反正,不仅仅是“内容”一个维度...

想想也是,“文章”好比“餐饮”:西餐、中餐,各大菜系,很难说那个最好,那个最差,本来就重口难调嘛;但厨师有没有用心“做菜”,还是很容易鉴别的,至于其他的...

评论

悟修

我喜欢我的团长我的团这部电视剧,我在里面看到了智慧和人性。
04-30

推荐阅读

Conflux中文社区

原创

08-22

关注

Nerthus

原创

08-10

关注

NULS

原创

09-10

关注

波场TRON

昨天12:16

关注
关注

Nerthus

08-23

关注

Nerthus

08-22

关注

Nerthus

08-22

关注

Nerthus

08-14

关注

鬼才长吉

昨天21:08

关注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