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监管 HKBA主席谈香港区块链发展新机遇

金色财经官方...

原创

10年前,纽约、伦敦、香港是为人津津乐道的全球化典范;时至今日,金融中心的卡位之战重燃,香港作为曾经的亚洲金融中心也在经历着深刻变化。但这一次,区块链作为未来最大的科技趋势强势搅局,成为发展的最大变数。

众所周知,区块链是一项伟大的创新,可能在诸多产业领域产生影响甚至挑战现行模式和制度。但由于区块链发展尚处于初期,行业鱼龙混杂。在区块链技术快速发展的同时,也带来诸多风险。在此背景下,行业呼唤监管,拥抱监管。而香港历来重视发展科技创新,由于地缘关系,香港还被看成是促进亚洲区块链发展的重要一环。香港方面对于区块链监管的重视更是引发全球关注。

近日,证监会法规执行部董事魏建新(Thomas Atkinson)出席亚洲证券业与金融市场协会论坛时表示,证监会关注首次代币发行(ICO)、加密货币交易及销售造假情况,并对情况感到担忧。他亦表示,目前有数家交易所及ICO代币的架构为证监会豁免范围之外,证监会正与合规及法律专家研究方法,以监督加密货币的实体。此举显示了香港区块链监管的哪些走向?香港作为经济重镇在区块链行业的发展现状如何?金色财经对话 香港区块链协会 Hong Kong Blockchain Association HKBA主席 梁捷扬 Jay Liang 、 環球證券通証有限公司 GlobalSTOx.io 总裁 唐仪 Tony Tong ,独家解读香港区块链监管现状与行业未来。

MPOwX8N04Nz5WBsI70xSkvZWExUpb1X68BvmkYJF.png

动向——近半年香港政府更全面推送区块链发展

金色财经:目前香港金融科技类公司的发展情况如何?区块链企业的比重如何?

HKBA主席梁捷扬:金融科技产业事实上是香港在过去一段时间全面推动的一个重点产业。大家都知道香港是国际金融重镇,是世界三大金融中心之一。目前在香港,财经事物及库务局,也就是刘怡翔先生负责的部门,是专门为金融产业提供服务和提供监察的单位。主要的工作就是推动金融科技的发展。

事实上,香港的金融科技产业更多的与深圳紧密的结合在一起。2018年的全球创新指数Global innovation index将深港并合为一起,把它列为全世界第二大科技集群。

香港政府在2015年的时候,全面推动初创企业发展。当时前任立法委员以及香港的新创企业家、政治家,共同推动建立了创新及科技局(或者叫创科局),专门来推动新创企业发展。截至2019年1月,创科局创新及科技基金已经资助9500多个项目,其中超过3700个位研发项目,涉及基金拨款155亿港元。现在香港政府是把生物科技、人工智能、智慧城市以及金融科技并列为具有优势的十大发展范畴,所以金融科技是非常重要的。

香港重要的创新基地,一个是科技园区,另外一个是数码港。数码港现在已经有超过800多家企业,其中60%以上是金融科技企业;科技园区有680多家企业,其中大概有三分之一与金融科技有关系。在这700多家的金融科技企业中,接近60%的企业,也就是400多家企业与区块链技术、数字资产、虚拟货币有关。在香港目前的这400多家企业当中,有48家位列“全球100大金融科技公司”。当然这48家公司并非全部是香港本地企业,也有不少国际企业在香港设立的。

最近半年以来,香港政府更全面的推动了金融科技产业的发展。首先是发出了虚拟银行的牌照 virtual bank license;其次也发出了虚拟保险的牌照;此外,证监会也在积极推动虚拟资产交易所牌照 virtual asset trading platform 以及虚拟资产金融服务机构的牌照发行。所以自今年上半年以来,到香港来登记注册的金融公司就越来越多,预计今年大概会有50%-60%的一个大幅增长,这是相当惊人的一点。   ( SFC :   相关链接 )

金色财经:HKBA致力将香港打造成新时代的金融科技中心,但作为亚太地区竞争对手的新加坡早在2016年就推出了区块链的“沙盒”机制。在您看来,香港区块链发展的现状如何?是否失去了发展的先机?主要的不足之处是?还存在哪些利于区块链等金融科技发展的因素和条件?该如何发挥这样的优势?

HKBA主席梁捷扬:HKBA致力将香港打造成新时代的金融科技中心,目前我们从两个方面推动。第一个是政策层面,香港是一个相对自由的社会环境,政府单位、监管机关与社区从业人员以及协会之间的互动都很频繁,而且监管机关与政府单位也希望跟产业达成非常良性的互动沟通,以便制定更好的产业政策。

所以过去一段时间,HKBA实时的与财经事务及库务局,也就是FSTB(Financial Services and the Treasury Bureau)保持频繁的沟通。这个部门其实也直接对到两个监管机构,一个是香港金融管理局HKMA(Hong Kong Monetary Authority),另一个是证监会SFC。当然现在保监会也独立出来,成为他们所对等的一个机构。

这三个监管机关相对有独立性,但是它是直接受FSTB领导、预算和人事编列以及政策重点指引。我们与FSTB、证监会、HKMA都有非常密切的沟通,所以在政策上尽量会把产业所需要的一些方向反映给政府,再进而推动相关政策的制定。其中包括去年11月1号证监会所制定的新的STO的一些框架监管条例。

CNa9m5no0mqRLXIZmVTeqJMG25gT3F9KIWuuor7K.png

GlobalSTOx.io总裁唐仪

GlobalSTOx.io总裁唐仪:香港作为全球最自由的一个经济体,去年IPO融资额排名全球第一。就这个方面对比,香港对于区块链的行动稍有保守,因为香港要照顾强大的传统投资机构、券商、投行,他们的主要关注度还在传统金融。

但是过去这一年多,我认为香港证监会的行动比较快,发布了一系列新的指引。这些指引为香港的沙盒监管 (SFC Regulatory Sandbox) 带来了一系列的基础。对于香港合法监管证券公司、有兴趣申请香港沙盒牌照并最终拿到虚拟资产交易所牌照的公司奠定了一些方向。所以我认为香港可能启动的比新加坡稍微落后一点,但是速度还是非常快的。

HKBA主席梁捷扬:我再做一下补充,香港区块链产业的发展,除了在政策上变化之外,我们也确实在产业治理中进行了推动。香港区块链协会在过去一段时间采取开放、包容、连接中国和世界的这样一个立场,邀请全球各地的区块链企业都加入进来成为我们的会员、大使、秘书长、荣誉主席等,我们以开放性的制度来推动产业的发展。

香港的监管政策其实未必落后新加坡太多,大家都知道新加坡推出的沙盒机制是由新加坡金管局MAS(Monetary Authority of Singapore)推出的,这是一个大金管局,甚至还把央行、证监会、银监会、保监会包含在其中,这样的一个机构所推出的沙盒,一开始其实并没有与区块链有太大的关系。新加坡沙盒早期进驻的企业多半来源两方面,一个是保险和银行方面的金融科技机构,另一个是跨境支付的金融机构。在香港,HKMA在2017年也推出了相关的类似跨境支付区块链企业的监管沙盒,所以时间差的并不太远。

香港是一个自由的市场经济,换句话说,政府并不是非常明确的要把政策凌驾于产业发展之上,新加坡则刚好相反。因此新加坡其实往往都是用政府的行为来引导和控制产业的发展方向。新加坡在去年11月份成立了50亿美金的基金,专门支持产业发展。而香港在2016年—2017年也制定了一个高达1000亿港币的预算,对数码港和科技园区进行投入,引导外地的金融科技企业进驻,这些架构看来,香港的政策力度会相对弱一些。

但是我认为香港最大的一个优势还是在于它的国际金融机构的优势,以及大湾区的地缘优势。国际金融中心的优势让全球的金融机构都必须在香港设有自己的据点,那在香港推广金融科技产业和区块链科技绝对是有得天独厚的条件,这是从投资人角度考虑的一个优势。而大湾区是另外一个非常好的地缘优势,科技必须要落地,必须要有应用,区块链科技如此,金融科技也是如此。如果我们说下一个热点会是STO,也必须与创新科技的产业,团队所在的地方和其应用环境接轨,大湾区就成为一个最为有生命力的创新大基地,为香港金融科技的发展真正奠定了底层的这个基础。所以我们认为香港的优势并不输于新加坡,乃至硅谷。

监管——合规企业牌照化 非法行为严格取缔

金色财经:近日,证监会法规执行部董事魏建新表示,证监关注首次代币发行(ICO)、加密货币交易及销售造假情况,并对情况感到担忧。在您的观察中,目前香港市场在上述方面出现了哪些令人担忧的因素?证监会针对上述情况预计将进行怎样的监管?主要的监管办法有哪些?

GlobalSTOx.io总裁唐仪:在虚拟资产领域,香港证监会现在正在计划要加入监管的是传统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香港证监会看到有一些交易所,之前在香港做了很多ICO,也吸引了很多投资人在香港的交易平台上存入资产。  部分运营商 但由于运营不良、管理不善或者是资金通道受限制等因素,导致部分用户和投资人受损害。所以香港证监会承担保护投资人的角色,开始对虚拟货币ICO和虚拟资产的交易所加大力度进行监管,主要还是为了保护投资人。

GateCoin.com  交易所是很早期在香港成立的,它的管理问题与法币通道问题,导致投资人受损失。那么香港证监会作为投资人保护要进行监管。另外一个项目就是叫 Black Cell黑细胞的项目,根据香港证监会的网站指出,分析了这个项目的ICO白皮书,看到该项目的币是可以分享到未来的收入,所以就把它定义为证券性质,它必须要按照香港证监会制定的香港证券法审批才能够发行,所以就对其进行了下架,现在可以在香港证监会网站看到对这个案子的分析 (  相关链接   ) 。

HKBA主席梁捷扬:刚才唐总也提到了香港出现的一些乱象,无论是发币,还是交易平台的问题等。对于这些弊端,香港证监会采取强烈的手段制止违法行为,事实上为区块链产业发展提供了非常好的环境。即将推出的更多政策,也为遵守政策法规的企业提供了干净的社会空间。某种意义上,这是真正推动产业良性发展的最佳手段。一方面对合规企业给予鼓励,给予支持,也给予发牌照这方面的新政策;另一方面,对违规的,不愿意接受监管,不愿意走合规道路的企业采取调查,在找到证据之后进一步通过执法手段进行取缔,这是一个法治社会应该有的双重手段。

证监会所采取的对非法行为取缔,对合法行为给予牌照的政策是非常好的一个方向。我们也看到,在对合法企业的牌照发放当中,去年11月1日推出了虚拟资产管理基金的九号牌特许,同时也推出了虚拟资产销售经纪商一号牌特许。今年3月28日,证监会又进一步的提出STO可以通过一号牌来进行销售,当然在2月17日,证监会第一次提出接受沙盒申请。唐总的GlobalSTOx.io在2月中旬也递交了相关的申请。所以我们预期在未来的半年,会有不少虚拟资产企业获得牌照,同时也会有一些交易所进入到牌照发放之列。目前香港证监会已经公布了政策,要对交易所以及发行ICO的公司进行监管,一方面欢迎企业去申请牌照以推动相关服务;另一方面也严格取缔违规的,不申请牌照和接受监管的项目,在这一点上我认为是一个非常好的举措。

金色财经:距离香港证监会去年11月出台《香港证监会虚拟货币监管规定》已经7个月。您如何评价整体的《规定》的内容,是偏保守,还是比较激进?

HKBA主席梁捷扬:我认为香港有其独特的经济环境,它所提出的相关监管规定也确实是与它独特的经济环境紧密挂钩的。首先是鼓励所有的企业来申请牌照,让现有的金融服务公司在现行的金融管理框架之下推动与区块链相关的金融服务。在这一点上,我认为是一个非常合理的延伸,并不具有所谓的保守和激进的性质。

金色财经:您认为此《规定》对区块链在香港的发展都有哪些帮助?在您的观察中,7个月以来,该《规定》对于香港区块链市场的发展有何成效?

HKBA主席梁捷扬:《规定》对区块链在香港的发展毫无疑义是非常正面的。自从《规定》出台,所有的区块链金融服务企业都在讨论一件事儿——合规,或者说拥抱监管。今年年初我们也在港交所的金融大会堂举办了香港区块链协会的年会,主题就是拥抱监管。未来香港区块链市场的发展毫无疑义会在合法合规的情况下全面推动创新,进而推动整个产业的发展。

金色财经:《规定》是证监会出台的,在您看来,香港区块链发展还需要哪些部门的支持以及如何支持,您有什么样的建议?

HKBA主席梁捷扬:香港区块链产业的发展毫无疑义首先是要接受法律的监管。香港是一个自由市场经济,但是自由市场经济并不是说什么事儿都可以乱做,它是一个法制社会,所有行为都必须在法律框架之下进行,因此合法性是第一位的。凡是香港之前所有的相关法律规定不能做的事情,其中包括洗钱的行为、欺诈的行为,这些往往都是在区块链产业中经常出现的事情,在香港是被严格禁止的,这并不需要规定来进一步规范。在证监会推出规定之后,大家也都觉得有全面拥抱监管的需求。除了证监会的规定,也有一些其他方面的监管规定,包括之前的法律,另外经管会本身也涉及到一些资金往来、洗钱、KYC等基本的规定,这也是在区块链发展中需要注意的。

金色财经:今年4月,在给香港立法会的一份书面答复中,香港财经事务及库务局局长明确表示加密货币挖矿运营受当地贸易法规的监管。而去年三大矿机厂商集体赴港IPO均折戟,港交所回应,所有上市申请都必须符合“上市适应性”这个大原则,而无论是此前吸金的矿机业务,还是想要转型的AI业务,三家加密货币矿机制造商均无法满足“上市适应性”。对于矿机厂商赴港上市艰难,您如何评价?在您的观察中,香港监管对挖矿产业的监管态度如何?

HKBA主席梁捷扬:香港财经事物及库务局刘怡翔局长明确表示加密货币挖矿运营受当地贸易法规的监管,这毫无疑义是非常正确的。区块链产业的发展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在没有制定规范的时候,在合法的情况之下可以自由的发展,但是必须要遵守法律的大框架。在产业的相关规范政策出来后,比如说证监会的规定出来后,产业要更进一步的遵守规范发展的基本原则,这也是从业者必须要注意的。

目前我们看到的三家加密货币矿机制造商没有办法满足上市适应性这个问题,最主要还是在港交所自己的决定,这跟政府其实并不是完全一致的。港交所是一个独立的盈利体,它一方面接受政府的监管,但另一方面它也必须要考虑是否能够保护投资人的利益,并且建立一个良好的投资环境,以便推动长远发展。所以港交所选择了不接受加密货币矿机制造商来港上市,在这个意义上来说,这更多的是港交所的决定而不是证监会的决定。

未来——开放共赢 金融科技促进金融服务产业大幅去中间化

金色财经:HKBA致力于成为大中华及世界链圈的衔接平台。目前协会的发展情况如何?有哪些会员的加入?为了实现以上的目标,主要举办了哪些活动,做了哪些工作?达到了怎样的成效?

GlobalSTOx.io总裁唐仪:香港区块链协会是一个非常开放性的组织,有很多位共同会长,其中包括多家上市公司、证券公司、金融公司、区块链公司成员,还有政治方面的代表等。此外,协会主办了多次大型活动及若干中小型活动,还成立两岸四地区块链联盟,开展了区块链全球性峰会等。

香港区块链协会是一个开放、自主、平等的组织。通过学习、交流及推广区块链技术及应用,HKBA致力于成为大中华及世界链圈的衔接平台。

金色财经:您如何评价区块链技术和比特币?

HKBA主席梁捷扬:区块链技术毫无疑义是最有颠覆性的第三代网络科技技术,它直接影响到的:第一是在经济当中的生态关系,第二是在经济底层的金融服务产业。经济关系而言,是带来了整个经济领域各个方面的共享、共有、共治的这样一种机制;在金融服务领域里影响可能更大一些,而且更直接一些,以比特币、瑞波币等这样具有颠覆性的虚拟货币所带来的技术,已经带来了跨境支付上的颠覆,同时也带来了储值投资以及日常支付等这些方面的应用。与传统金融产业相比,显示出来了非常强大的优越性。

而下一个领域应该是在资本市场里发生,将KYC ( Know Your Customer )/AML ( Anti Money Laundering ) 机制自动化,企业本身的尽职调查都可以完成上链、信息确认等,对整个流程进行追踪和全面的披露,这都是区块链技术能够带来的非常好的应用场景。

再进而从企业开始将自己的股权和资产转换为虚拟货币的时候,也就是延伸到我们常说的STO证券通证 Security Token ,这个领域的发展会更进一步的让资本市场去中间化的速度大幅提升。ICO某种意义上已经把投行去中间化了,也已经把交易所、监管机构的一部分职能去中间化了,上交易所之后,投资人能够直接开户进行交易,相较传统的交易所也大幅简化了中间的流程。

我们相信这样的趋势还会在区块链科技的进一步完善下大幅推进。在未来我们预期可以看得到的是,从1970年代开始的“金融科技带来金融服务产业大幅去中间化”的发展会越来越快,越来越明显。

过去有两个非常典型的去中间化的例子,其中一个叫纳斯达克。传统的交易所往往是要场内交易员、交易席位、交易专家等来完成,在交易所里边的交易。客户下单往往是先找券商,券商再找场内交易员,场内交易员进而把单交到交易席位上,交易席位收到的单,先通过交易专家来完成买和卖,通过下单系统进行撮合。这样一个流程费时费力,成本昂贵,而且客户的利益得不到保障,但是纳斯达克从1971年从一个自动化报价系统成立开始,逐渐采取了电子化的交易体系,到目前为止纳斯达克所有的交易都是在云端完成,中间并没有交易席位、交易员等。

纳斯达克早期股票交易称为柜台交易股票,有一个经纪商在中间操盘,对新创企业和中小企业股票的交易进行服务,在90年代这些新创企业和中小企业都得到了大幅的发展,纳斯达克也因此壮大成为全世界前三大交易所之一,甚至在2003年纳斯达克还推动了对于纽交所的全面要约收购,希望把纽交所的交易席位和交易会员制全面改革掉。

纳斯达克的成功就是一个典型的对传统交易所黑箱操作、场内复杂的中间系统进行颠覆的结果。但是纳斯达克最后并没有完成对纽交所的收购成功。相反,另外一家1996年成立的金融科技服务企业ARCA真正的做到了纽交所的全面颠覆 (NYSE Arca, ArcaEx, Archipelago Exchange)。

ARCA最早是建立直接下单体系,我们又称之为电子交易网络,电子交易网络由客户直接到系统当中下单,然后直接进行买卖。ARCA在90年代高速发展,后来也买了太平洋交易所。在2006年利用自己强大的金融能力把纽交所收购成功。自此后,纽交所也放弃了自己会员制架构,进一步发展成为一个全方位的金融科技公司,也取消了自己传统的诸如交易专家等设置。

那最近我们看到了纽交所也推出了Bakkt.com ,一个虚拟货币的期货交易平台。这种科技创新的精神多半也是来自于ARCA在1996年诞生以来一直坚持的科技创新的理念——用金融科技来颠覆传统金融产业。在未来,我们预期这种趋势会发展更快,金融科技可以颠覆的地方可能远不止是交易所,甚至还会在律师、会计师、承销、投行等各个方面。而在这个交易发生之后清算、登记和公司治理有关的分红、托管 Custody、转移资产等一系列工作,都可以由区块链技术来替代,大幅降低人事成本,降低监管成本,也降低了中间的时间和金钱成本。

另外,我对比特币有三个方面的认知。第一个它本身就是虚拟货币的Number one,不只在于它被最早发明,同时也是被最广泛使用的,更重要的是,它是被设计的相对最为完美,作为一个储值的货币架构是最为完美的货币,在这个意义上来说,它能够成为市值最大的虚拟货币是当之无愧的;第二个比特币其实是一个信仰,它是一个端对端的现金支付机制,更重要的是它是科技行业和区块链的从业者共同认定的、广泛接受的一个价值转移的载体。在这个意义上来说,它已经是一个不可逆转的、广泛使用的货币;第三点是在于其内在的通货紧缩的架构设计,让它成为最佳的储值载体,也可以成为数字黄金。

GlobalSTOx.io总裁唐仪:我也非常认同 比特币的设计本身是具有通缩性的 ( 抗通胀的 )、避险的投资类的产品。我认为未来更加大的市场,作为投资人投资的标的是除了纯虚拟货币之外的证券型通证 Security Token,这是从2019年开始更加庞大的一个虚拟货币资产投资的标的。因为它结合了区块链技术、数学原理及加密学技术,但是绑定了一些传统资产。把数万亿的传统资产放到区块链链上增加了流通性,我认为这是未来重大的发展场景。我看到的不只是颠覆,我看到的机会更多的是传统金融行业的人加入区块链革命。

传统资产上链 Tokenization ,利用证券型通证发行 Security Token Offering ,再结合区块链的优势增加流通性,这更符合专业投资机构的投资。这些专业投资人和投资机构掌握的资金远远超过现在所有的比特币、以太坊的投资人的总市值。当然,我们会在合法监管下进行,这也符合证监会保护投资人的需求。

评论

突然好想你

是的,区块链最后还是要合规

冰岚

拥抱监管,才有未来

推荐阅读

Bitoffer

原创 首发

刚刚

关注
关注

区分FIND

原创

关注

云潇谈币

原创

关注

云潇谈币

原创

关注

大王叫我来巡山

原创 首发

关注

云潇谈币

原创

关注

通证通

原创

6小时前

关注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