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rthus征稿优秀文章分享]浅析Nerthus的“去中心化”设计

Nerthus

08-28

编者案:该文为Nerthus征稿活动的优秀文章之一,作者首先讲述了“去中心化”的含义和目的,接着说明了Nerthus的“去中心化”设计,紧接着引申到了分布式概念,并从技术和社区两个角度阐述了Nerthus的分布式设计,结构清晰,层层递进,值得一读。
原文链接:Related Link  

原作者:Afish


以下为原文内容


“去中心化“是在区块链领域使用最频繁的词之一,被很多区块链爱好者奉为“圣经”,这也是本人和区块链“爱情”开始的地方,被科普这个概念时心里就一个想法,妙,妙极了,恰逢被某中心化机构的黑幕操作气的咬牙切齿,就更觉得妙了,每个人都是事件的参与者和结果的见证者,不会有中心化机构粗暴的改变最终的结果。
去中心化固然是一个美好的愿望,然而效率和去中心化的程度往往是不可调和的矛盾,几个公链“明星”—比特币,以太坊,EOS好像都没有打破这个魔咒,总会在二者中有所牺牲。很多人也企图在高效的Nerthus系统中复制这个观点,但是这一次,Nerthus仿佛给出了不同的答案。

1.“去中心化”的含义
在开始叙述Nerthus“去中心化”设计之前,笔者先想跟大家聊聊去中心化的含义,很多人都觉得去中心化就是没有中心,这确实是根据字面得出的最简单直接的含义,曾经笔者也这么觉得,但是当笔者深入地理解去中心化的概念和维度时,却突然感到些许困惑,没有中心,那区块链是靠什么运转的呢?直到看到一位区块链的顶级大咖说存在三种类型的去中心化,笔者才恍然大悟,大咖说的三种类型分别是架构去中心化,控制权去中心化和逻辑去中心化。人们通常理解的区块链“去中心化”指的是结构去中心化和政治去中心化,然而在逻辑上还是中心化的,区块链系统由一个中心化的思想引导协作,这也就是老生常谈的共识。这是不是说明在区块链系统中,绝对的“去中心化”本就是“水中月,镜中花”。所以,不要一味的追求“去中心化”,而应该更多的思考我们究竟想通过“去中心化”实现什么。

2.“去中心化”的目的
大家都知道要透过现象看本质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那人们在谈论去中心化的时候,诉求和目的到底是什么?我们需要意识到,形式是为目的服务的,若能达到目的,形式没有那么绝对。看待问题,应该抱着实用的态度,而不应该抱着理想的形式主义,过于固化的强调去中心化的作用和影响。去中心化不是我们最终的目标,对笔者而言,去中心化最吸引我的地方是有效防止权力垄断,系统容错性高,我相信这也是“去中心化”在大众心中的魅力所在。从这个“共识”出发,我们再来看看Nerthus是如何做到“去中心化”的。

3.Nerthus的见证人机制
在区块链系统中,人们最关心的就是记账(即交易的落地)是否“去中心化”,Nerthus采用了见证人记账的方式,见证人通过通讯投票验证交易然后将该交易记录作为最终状态保存在系统中,乍一看仿佛与EOS的超级节点类似,这也是让很多人误解Nerthuds不够“去中心化”的原因之一。然而这两者其实大相径庭,EOS的超级节点是对整个系统的交易进行打包,而Nerthus的每个账户都有一个见证人列表,见证人列表通过稳定可共识的算法生成,1个列表包含11个见证人,网络中无人能干预用户见证人的分配,确认交易至少需要8个见证人参与投票见证。如果用户见证人的不作为影响用户的交易行为,用户可手动更换见证人。任何用户持有一定的保证金,就可以申请成为见证人,整个系统的见证人数量无上限,根据系统的待处理业务量而进行动态调整。从单个用户的角度出发,他可以自由的选择系统中的任何人来记录和验证他的交易;从整个用户群体的角度出发,整个系统记账权的归属也是掌握在所有人手里。这个设计完美地防止了权力的垄断,也具备较高的系统容错性。

4.区块链的核心是什么
如果想的更深入一些,就会发现Nerthus的设计不仅仅停留在了“去中心化”的层面,Nerthus的系统更像是一个分布式的系统。而在笔者看来,区块链的核心恰恰是分布式,而不是最广为人知的也最广为误解的“去中心化”。原因有三,一从思想的角度,绝对的“去中心化”本就是“水中月,镜中花”,而凯文·凯利在他的著作《失控》中提到分布式有四个特点:没有强制性的中心控制;次级单位具有自制的特质;次级单位之间高度连接;点对点之间的影响通过网络形成了非线性因果关系,这样的系统是可以被实际化的。二从实用的角度,一味追求“去中心化”对于整个系统效率的掣肘极大,这也是效率和去中心化矛盾的原因。而分布式系统可以很好的和很多的体系衔接在一起,效率不再是制约的因素。三从区块链技术产生的技术背景,区块链是基于分布式网络技术才得以诞生的,没有分布式网络技术,就不可能产生区块链。

5.Nerthus的分布式设计
为什么说Nerthus是分布式的系统?笔者将从分布式的四个特点对Nerthus系统的技术设计进行叙述。现。没有强制性的中心控制表示系统中的任何人都可以成为“中心”,任何“中心”也不会永远都是“中心”,“中心”对任何人都不具有强制性。联想到Nerths的见证人的申请和更换机制,每个人都有权申请,每个人都有权更换,是不是完美的符合这一特点。次级单位之间具有自治的特质,这里的次级单位,在Nerthus体系中,可以理解为普通用户。交易由用户自己,用户可以自由申请提案改变系统配置,这些都是自治的表现。理解次级单位之间高度连接前首先需要理解Nerthus的交易“分片”设计,Nerthus将交易拆分为付款单元和收款单元,付款行为和收款行为发生在两个不同的账户,发生在各自的账户链,由各自的用户见证人进行处理。其次需要了解Nerthus系统中的见证人,除了用户见证人,还有系统见证人,用户见证人负责记账,而系统见证人负责记录见证信息和配置信息。基于以上两点,普通用户交易时会通过系统见证人产生相互的引用,从而有着高度连接。至于第四点—点对点之间的影响通过网络形成了非线性因果关系,采用的DAG(有向无环图)结构的Nerthus天然满足。

6.Nerthus DAO社区
区块链项目的分布式除了考虑技术体系,社区也不能遗漏。据笔者了解,Nerthus一直致力于打造一个“开源开放、公平公正、自主贡献、分享共享”的DAO社区,而DAO就是一种自治的分布式组织。Nerthus社区一直在推行和践行全员治理的模式,不断鼓励和呼吁社区成员发挥主观能动性,利用自身力量影响和建设社区,参与者可以根据自身的优势和意愿选择最合适的建设方法,做出贡献会获得相应的奖励,从而达到社区自治的良性循环。在社区成员的共同努力下,Nerthus社区自发成立Nerthus Foundation,以Nerthus Foundation为主体,Nerthus理事会和Nerthus资金使用审核委员会作为分布式自治社区的两大阵营,共同助力Nerthus的社区化进程,打造Nerthus DAO社区。从Nerthus Foundation网站了解到,该组织遵循如下四项原则:(1)应遵循区块链开放,透明,去中心化,社区化的精神;(2)应成立由社区代表组成的资金使用审核委员会,基金会每笔支出,需该委员会审批通过方可使用;(3)社区任何人都可以组织策划实施任何有益于Nerthus发展的事情,就该事项,可以向基金会提出经费申请。经资金使用审批委员会批准通过,基金会应划拨经费;(4)被动原则,基金会是Nerthus项目发展的载体。不能既做运动员又做裁判员。Nerthus的发展由全体社区成员共同推动,通过资金使用审核委员会代表社区监督,基金会保证资金的合理合法使用。此四项原则将更好的推动和落实Nerthus社区的分布式进程。

结语:
大众对于区块链寄予了厚望,给了它很多赋能的想象,然而真实的情况却不尽如人意。区块链的应用发展迟缓,反而概念大行其道,人们对它的质疑也越来越多。区块链必须作为一项实用的技术不停的发展和完善,才具有长久的生命力和长远的影响力。如果一味追求那宛如空中楼阁一般的“去中心化”是否有些本末倒置,用“中心化”或者“不够去中心化”的有色眼镜去评判一个项目是否有失偏颇?“去中心化”不仅是对区块链系统的一个巨大的误解,也许是一个巨大的伤害。将区块链理解成分布式的,才能更好的和现有的体系衔接起来,从而发挥更大的价值。只有这样,才有可能把这个技术应用在很好的,大规模的,更广范围运用到各种体系里面去。我们在评价一个项目是否具有区块链项目的精神内核是否是分布式才是更应该被关注的特征特,而Nerthus的系统设计完美的符合了分布式的特点,请抛弃固有的思想与偏见,好好理解和欣赏Nerthus的系统之美吧。

以上为个人拙见,欢迎理性各位留言讨论。


评论

暂无评论

推荐阅读

EOS原力

原创

09-17

关注

EOS原力

原创

10-09

关注

EOS原力

原创

09-21

关注

EOS原力

原创

09-23

关注

EOS原力

原创

10-10

关注
关注

EOS原力

原创

10-13

关注
关注

EOS原力

原创

09-10

关注

EOS原力

原创

09-09

关注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