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Nervos在鱼池社区的问答实录(二)

前豹后

原创首发

09-10

接上篇


下面是旷工和嘉宾的自由提问和交流环节:

 

旷工:请问ckb现在在哪些交易所可以交易?

 

国宁:主网上线后才会有流动性,请耐心等待主网上线。

 

旷工:请问ckb有没有做隐私方面的计划,比如加入像mimble wimble这样的有关区块链隐私保护的区块链协议?

 

国宁:好问题,MW的隐私协议,巧妙的通过一系列设计,实现了交易隐私保护,我们非常认同MW的隐私保护技术,为此我跟同事还一起在forkit.fm做了一期博客,专门跟我们的密码学研究员讨论过。

注意,这里我要强调一下,我认同的是这套技术,而非认同为了实现这套技术而跑一条链。在我们的理解,隐私保护和全局共识是一对有内在矛盾的存在,即你为了实现隐私,就必须在其他方面做一些取舍,比如扩展性,性能等。在nervos的底层,我们追求的是全局共识,安全性以及去中心化。所以我们不会考虑在底层应用隐私保护技术,但是在上层应用层,则可以使用隐私保护技术。

其实底层关注的是资产安全和清算,隐私安全可以在上层应用做,如果在上层应用层做,并且底层提供足够灵活的密码学支持的虚拟机的话,那么安全可以给予nervos底层实现一套MDAPP应用,而无需发起一条链。未来任何下一代的区块链,如果其虚拟机无法实现MW协议的DAPP,我反而觉得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旷工:问下做阔气的老板,ckb是否有决心做BTC第二的决心?

 

国宁我的核心观点:CKB本质是一个储值资产。

什么是储值资产?大家都知道的BTC,其实就是一个例子。旷工提供安全性保护网络,通过时间累积,在安全性上达到了非常广泛的共识,而这个共识体现在了价格上,比特币的算力增长和价格,是一个互为因果的关系。

和储值资产对应的,是TOKEN作为交易媒介。现在其实有很多的公链,这些公链都在追求一个继以太坊之后更好的计算平台,更好的智能合约平台,而智能合约平台的TOKEN其实就是交易中间媒介。比如ETH,其实他的主要价值,是用于支付智能合约的计算成本。少有公链希望能做一个更好的资产储值平台,大家都希望做计算平台。

我们认为BTC是一个资产储值平台,但是BTC平台只有这一种资产,并对这一种资产的价值提供安全算力保护,BTC不是一个计算平台,没有办法在上面做类似智能合约计算,或者发行资产,以及将其他类型的资产搬到BTC链上。

能支持多种不同类型的资产,并且对资产进行保护,这样的平台其实有巨大的需求和价值,而要做一种资产存储平台,你的资产类型必须设计成一种储值资产,而不是一种用于支持计算或者交易的中间媒介。所以CKB要做更好的BTC,做一个多资产的储值网络。

 

关于33.6亿初始发行量的问题,以及CKB的价值问题,即旷工挖的CKB到底在挖啥的问题:

 

CKB这种TOKEN,其实本质是锚定了底层网络的状态存储空间。每个CKB代表一个字节,那么底层网络的状态存储一开始只有33.6G,这还是在TOKEN在全流通的情况下,而现实是月只有三成左右的TOKEN流通。简单归纳一下,336亿TOKEN的初始发行量,对应的是33.6G的存储空间。所以单看336亿的TOKEN,感觉是一个非常大的数字,其实对应到他真实的使用场景,其实并不大。在去中心化分布式网络中,网络要为每个字节的数据都达成全球的共识,于是空间才是一种极为稀缺的资源,而CKBTOKEN其实就锚定了这种稀缺资源。

通过旷工的POW来保护空间的安全性,不可伪造,不可篡改性,用户用这个空间来存放自己的账本,发行自己的TOKEN这个TOKEN就有了POW算力的保护,用户还可以选择用空间来存放高价值的数据,以及我们把旷工提供的安全性传递到上层,为上层的应用提供安全保护,才能支撑更高价值的生态,而生态的价值增长,可以提升空间的需求,需求刺激价格,从而为旷工带来更高的收益,而更高的收益会带来更多算力和安全性的投入,这是一个由旷工提供的POW安全性实现的价值循环。

 

旷工:目前POW+POS混合型公链好像比较流行,其优点也很多,CKB虽然坚持POW,请问CKB有没有不改变POW初衷的情况下转向POW+POS混合的计划?

 

国宁:这个问题涉及到对POWPOS的底层逻辑的理解,以及对他们各自应用场景的取舍。

POW的初衷是为了追求安全,去中心化。而去中心化的重点是反审查,无需准入。那么有没有更好的共识算法能代替POW并且在安全和去中心化上不作任何妥协呢?首先POS并不是,POS通过达成一个更小的局部共识来换取效率,把开放式网络编程封闭式网络,以及对网络新节点采取某种准入机制,在我们看来是对区块链底层的一种退化,而不是增强。

 

也就是说POW+POS小于POW本身

要选择POW+POS为了获得的是更安全,还是更好的性能,显然POS不能增加更好的安全,POS的场景是联盟链,许可链,以及一些金融场景等无需要链上安全性,而由链外强信用主体来来确保安全性的场景,这样的场景很多,但是公链是不依赖外部强信用主体的。

 

我们的NERVOS的底层是一条公链,要在最大范围内保护资产的安全性,所以当下只有POW这种选择,以及未来也许会有更好的方案而不破坏POW的初衷,那么只要条件时机成熟,以及技术成熟,我们会考虑切换。

 

旷工:CKB团队好像都是国人,如何国际化?

 

其实我们团队已经有不少海外的开发者,比如跟我们合作的鲁文大学的COSIC实验室,就有好几位欧洲的密码学研究者跟我们合作,最近入职的我们的global marketing负责人是一位英国人,以及在北美有好几位小伙伴帮我们建设社区。

其实我们的项目从一开始就是开源的,这个项目的开发过程中,有很多国际 的开发者为我们贡献过代码,以及文档等等,我们的底层是RUST的语言实现的,而RUST的主要开发者在海外,我们也在世界范围内赞助各种RUST技术大会,以及分享我们用RUST的经验,这曾经一度吸引到了RUST的核心开发者关注我们的项目,并为我们贡献代码。

其实只要是开源项目,并且坚持以开源的方式推动项目,有更多的开发者加入进来,更多的用户使用,那么国际化真的不是一个问题。

 

旷工:CKB公链想EYHEOS那样做DAPP,但是目前其他公链DAPP漏洞非常多,CKB有关于DAPP的运行安全方面的计划吗?

 

国宁:DAPP的漏洞非常多,其实开发工具,开发框架,以及开发方法论不成熟的早期现象。我以一个技术背景的人看漏洞,我其实很能理解开发者是不能完全保证100%没有安全问题的,所以要正面面对安全问题,用对的思路和方法去解决,这里的核心其实简单归纳一句话: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我看到很有有漏洞的DAPP,其实是专业的漏洞分析者分析出来的,很多黑客掌握了非常强的漏洞分析能力,那么为什么不找专门的专业的人帮忙提前分析,把漏洞尽早消灭呢?我还看到另外一个现象就是,很多存在漏洞的DAPP本身并不开源,开源的项目在大众的眼睛下,漏洞比较容易发现,但是闭源的代码,你只有建立一整套非常有效且成本高昂的体系,才能保证一定的安全性,而这个安全性和你的投入成正比关系。

 

Nervos跟国内和海外的两家非常知名的安全审计机构合作,目前正在对底层代码进行安全审计,我们在安全方面投入其实非常多,并且代码也是开源的,之后我们会尽力推出安全的工具链,检测工具,以及安全开发的方法论的发展,这些都在我们的计划内。

 

旷工:测试网难度上升的好像太快了

 

国宁:旷工的热情超出我们的预期,我们能做的,就是更努力,把项目质量做的更高,回报旷工。

 

旷工:ckb如何接纳大量矿机,按目前的出币量,容纳不了多少,对于挖币的旷工,会不会导致团队后期POS

 

国宁:网络价值由生态决定,而生态能发展到多大,是技术,社区,开发者,用户等共同决定的。旷工为这个网络提供了安全保护,我们把安全的价值传递到应用层,并且放大其价值,旷工得到应有的奖励,这个跟出币量其实不是直接相关的。比特币一天的出币量1800,但是它承载了那么大体量的矿机,是一个道理。

 

旷工:团队融资6个亿,准备怎么花?

 

国宁:招聘最好的开发者,推动社区建设,最大限度的高效利用这笔钱把CKB做成最好的资产公链去支撑下一代加密经济生态。

 

旷工:主网不上线怎么转账?

 


国宁:主网络不上线,的确不能转账。距离主网络上线其实很近了,我们会争取在Coinlist上的public sale结束后,尽快上线。


下面就是大方智慧的国宁老师发红包的时间了,,,,

评论

暂无评论

推荐阅读

关注

Qtum量子链

原创 首发

10-10

关注

前豹后

原创 首发

09-08

关注

Vpower

09-26

关注

闪电

原创 首发

09-28

关注

万向区块链

原创

15小时前

关注

博链财经

原创

09-01

关注

博链财经

原创

09-07

关注

Vpower

原创 首发

09-27

关注

TERA泰瑞

首发

09-23

关注
加载更多